36周4天產檢時照了超音波,醫生說胎頭已經降至骨盆腔了,一度以為這代表我們很快就要生了,沒想到沒我們想的那麼快。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寶寶已經順利誕生,所以是否真如鄉野奇談所說,第一胎、男寶寶通常都會超過預產期才生呢?

當然,所謂鄉野奇談,就是不一定準確,每個人的狀況都不同,自然也沒有一定會怎麼樣的準則。

回想懷孕後期,等待溫溫出生的那幾週,每天都有點忐忑,不知道何時會有產兆,何時需要到院報到,熊喵每天都是備戰狀態。

只記得懷孕進入後期後,喵失眠狀況變得更嚴重了。

因為寶寶長大,仰躺覺得無法呼吸,側躺會壓到寶寶,大腿、腰部和肚皮都感到酸酸痛痛的,腳上也開始出現靜脈曲張的痕跡,本來以為不會有的妊娠紋也開始冒出來,好醜啊~

話說喵懷孕進入38週時,食慾變得比以前好很多,不過只要喝太多飲料(包括水),就會出現胃食道逆流的情況,有一種常常覺得口渴,但又不敢喝太多水的糾結感。

時序進入39週4天,到了每週一次和波波醫生相見的產檢時間。



今天做了胎動實驗,在中山醫院的急診室躺了近一個小時,護理師綁上胎心音的監測器,給了我一個按鈕,告訴我如果覺得寶寶有在動就按一下。

話說小溫溫在測試胎動時,非常搞笑地一直打嗝,證明自己非常好、活力十足。

只是一個進入懷孕後期的孕婦,仰躺實在不怎麼舒服,有呼吸困難的感覺。中間護士進來時,我問她我可否側躺,他猶豫了一下後說,那我幫你把頭部抬高好了。頭部抬高後,呼吸確實順暢了些。

做完胎動實驗,上樓等候門診。今天不知道怎麼搞得,門口人超多,黎惠波(以後我們都簡稱他是阿波,但他長得不像功夫熊貓)非常忙碌。



輪到我們看診時,阿波看著剛剛的胎動實驗結果,眉頭一皺說,你這寶寶心態和胎動都很好,代表養分沒問題,但是躺了50分鐘只有兩次宮縮,頻率和幅度也不規律,代表你根本沒有要生的跡象,還是回家等產兆吧。

開了下週預約就診單,醫生說,如果你這週還沒生,下週來就要做很多檢查,除了胎心胎動檢查,還有超音波,確定寶寶會不會太大無法自然產,同時還得內診,看看子宮頸的狀況。



「如果你的子宮頸已經很薄,那就直接催生,如果還很硬很厚,催生也沒意義」,阿波醫生說。

喵內心OS:阿勒,這是說下週三我就有可能要進來催生的意思嗎? :roll:

and,如果寶寶太大,甚至可能改為剖腹產嗎?(驚嘆號)

拜託拜託,小溫溫你乖乖自己出來,不要讓媽媽多受催生和剖腹的苦嘛~



39週5天,整個晚上肚子硬邦邦,有時候形狀很像顆小西瓜,不曉得是不是寶寶和我心有靈犀,聽到爸媽的呼喚了,開始進行衝出封鎖線的分娩練習。

話說懷孕後期真得很辛苦啊,整個晚上沒有一個姿勢舒服的,仰躺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,側躺寶寶又很沉,會一種肚皮被拉扯的感覺,角度太斜也會壓到寶寶,導致寶寶踢踢抗議,整晚輾轉難眠。

最近這幾天白天走路時大腿根部抽痛,甚至會麻麻的;一早起來,關節都會出現卡啦卡啦的聲音,簡直像貞子。據說是為了分娩,關節變得比較鬆弛的緣故,也因此很容易腰痠背痛。

很多朋友說,等你卸貨,會懷念懷孕的時候,因為寶寶生下來,就沒有自己的時間,有時甚至會想「塞回去」。

可能吧,但寶寶在肚子裡待太久,還是會有不少風險,如今我只想快快看到健康可愛的寶寶出生呀~

小溫溫不要再賴床了,快點乖乖出來,我們還有很多好吃的東西等著帶你去,很多好玩地方要陪你去玩呢!



在待產期間內要感謝我的神隊友:熊,對於發懶的孕婦多所體諒,每週兩到三次陪我到髮廊洗頭,引起髮廊小妹與女設計師的關注,說那個老公真好,每次都陪老婆來洗頭呢

不管我說想吃什麼,熊就會馬上帶著我來吃,現在想想,坐月子期間很多東西要忌口,但生之前,我想吃的東西都有吃到,所以也沒什麼遺憾~

神隊友的家人,我的公公婆婆也對懷孕中的喵非常體貼,過了一段茶來伸手飯來張口、懶洋洋倒著的生活,想吃什麼就能吃到什麼,喵真是非常幸運,感激在心頭啊~

話說小溫溫,你也做個乖巧聽話不吵鬧,聰明體貼可愛的天使寶寶好不好呀~

39週6天,傳說中的果凍分泌物終於出現了!而且持續了兩天,都是在一大早起床時出現的。

不過,前兩天出現的果凍分泌物是透明無色。

40週1天,早上起床時,變成不透明混濁的果凍分泌物,當天下午1點半就落紅了,是鮮紅色的,像月經來一樣。

和熊商量了一下,雖然明明知道會被退貨,還是前往中山醫院一趟、掛了急診,希望只是單純的產兆,而不是有胎盤剝離等其他問題。

除了落紅以外,喵到醫院掛急診,主要也是想確認一下羊水是不是破了。有一種破水稱為高位破水,水會慢慢地流不易察覺,但只要羊水破了,寶寶就會有感染風險,我寧可大驚小怪,也不想冒著任何風險。

想當然爾,中山醫院退我貨了,說完全沒陣痛,也沒破水,要我回家等產兆,這是第一次被退貨

當天晚上開始,肚子就不時的出現假性宮縮,硬得和芭樂一樣,但不會痛。



40週2天,落紅持續,但顏色變深,一早去洗了頭,開始感覺到刺痛,但並無規律。晚上開始,陣痛頻率變高了,打開計算陣痛的app,發現大概5、6分鐘會痛一次,但是並不怎麼規律。

傍晚九點再度前往急診室,一樣被綁上儀器,過了約半個多小時,結束後急診室的護士說,雖然有5~6分鐘一次的陣痛,但不夠規律,強度也不夠,開指只有一公分,而且胎頭還是很高、子宮頸也很厚,羊膜沒破,建議我還是回家等候,至少要到三分鐘痛一次、痛的強度要更強,或破水與大量落紅,才需要來醫院。這是第二次被退貨

我問:大量落紅的定義是什麼?

護士說:要像第二天的月經量,甚至更多,如果只有正常的份量或更少,那就不算。

回到家後,這個晚上實在非常痛苦,一整個晚上都在陣痛,而且愈來愈痛,如果要形容的話,就像有人把子宮當成毛巾在擰乾的那種感覺!有時候痛到會有點直不起身,非常難過。

這個晚上喵無法成眠,又很怕吵到家人,終於理解什麼叫度日如年。

40週3天,今天是禮拜二,早上實在太痛了,昨晚沒睡,也吃不太下東西,和熊商量後,決定提前一天去產檢(例行產檢本來是週三)。

因為睡不著也吃不下實在太苦,提前一天來掛黎惠波的門診,是想試試看他是否會收了我(聽起來有收妖的感覺),就算要催生我也認了啦


今天的門診人依舊是不少,不過黎惠波聽到我已經開始陣痛,二話不說就叫我先進去檢查,內診後說:已經開3、4公分,可以留下來辦理住院了!

聽到這句話,心裡面有種要放煙花(?)的感覺,雖然肚子還是很痛,但至少我進入了一個即將卸貨的新階段了!

寶寶,我們都等著準備迎接你了,你準備好了嗎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熊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